★~ 梦 の 论 坛 ~★
欢迎你来到梦的论坛, 如果您是会员请登录, 如果还没注册请按注册按钮进行注册
登录

找回我的密码

合作伙伴
梦的论坛(VERSION2)
最新主题
» 欢迎你们来到拿督西国中哦
周三 十一月 11, 2009 8:21 am 由 傻婆婷婷

» 傻婆婷婷来+照咯!请大家多多支持
周日 十一月 08, 2009 10:05 pm 由 傻婆婷婷

» 美食天地
周日 十一月 08, 2009 12:20 am 由 【Rs_CarroT】

» 来来大家赶快制作属于你自己的主题吧!!!!
周六 十一月 07, 2009 4:35 pm 由 伤心天使

» -- 牺牲一下--
周六 十一月 07, 2009 4:30 pm 由 【Rs_CarroT】

» 放掉高中统考
周五 十一月 06, 2009 2:21 pm 由 星辰.森

» ✞ღ等待是我唯一的选择ღ✞
周四 十一月 05, 2009 9:25 pm 由 小芹

» ❤【YiNg颖】的聊天室&灌水室❤
周四 十一月 05, 2009 8:42 pm 由 【Rs_CarroT】

» 篮总14岁篮球公开赛
周四 十一月 05, 2009 8:41 pm 由 【Rs_CarroT】

统计
论坛共有54位注册会员
最新注册的会员是 巧甄

我们的会员们总共发布了3123个帖子 在164个主题中
有谁在线?
总计有1位用户在线:: 0位注册用户, 0位隐身和 1位游客



[ 查看所有列表 ]


用户同时在线最高记录是11人在周三 一月 16, 2013 1:06 pm
RSS


Yahoo! 
MSN 
AOL 
Netvibes 
Bloglines 



鬼故事~

向下

鬼故事~

帖子 由 星辰.森 于 周三 十月 28, 2009 5:34 pm

公路传说 08年最热的灵异短篇故事

林洋开着出租车在公路上走着。
  天空很黑,黑的仿佛是一桶墨汁从上方浇了下来,盛满了整个宇宙。于是,宇宙中的地球,地球上的林洋在马路上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  林洋打开了汽车的两盏灯,圆圆的光圈在林洋前面不远处晃动,像是黑夜的两个眼睛。
  林洋出租车顶上的灯上亮着两个字——有人。
  但是车厢里除了林洋之外什么都没有,不,也许会有只鬼,不过除了作者之外谁知道呢?反正在这荒郊夜外,也不会有人坐出租车。
  林洋就在这样的夜晚,开着这样一辆出租车,走在这样一条公路上。
  突然,在林洋的前方,站着一个男人,他张开双手,挡住了林洋的去路。
  男人身后路边停着一个私家车,看样子像是熄火了。
  他的脚下,放了好到一个旅行袋,鼓鼓囊囊塞满了东西。林洋看那个旅行袋,大的似乎连个人都能塞的下去。
  林洋停了车,他叫道:“干吗?”
  男人走了过来,他一脸陪笑:“师傅,咱坐车!”
  “没看到车上有人吗?”
  “看的很清楚,大哥,车上是空着的。”
  林洋眉头皱了起来,道:“对不起,我晚上不拉客了。”
  “别别,别这样,师傅。您看着荒山野岭的,又是三更半夜。您就算帮帮忙,把我拉到个有人烟的地儿去就行。成不。”说着,男人递过来五张一百元的钞票过来。
  林洋接过了钞票,他点点头:“上车。”看到男人的旅行袋,又道:“车后行李箱坏掉了,你把旅行袋放后座上吧。”
  男人把旅行袋塞入后座,林洋忽然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从旅行袋里散发出来。这味道让林洋想起了一件非常讨厌的事情,他又一次皱起了眉头:“您的袋子里是什么东西啊?这么大味儿?”
  男人听了林洋的话,楞住了一下,笑道:“没啥,一点土特产。”男人上了车,他看到林洋,忽然楞了一下,道:“师傅,我好象在那里见过你?”
  林洋道:“我是大众脸,谁都觉得熟悉。”正准备开车,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车灯前又站了一个男人,这是一个又瘦又小的男人,穿了一身普普通通的甲克衫,又瘦又干瘪的脸上,挂着一丝讨好的笑容。
  林洋觉得他的笑容好象刚刚不久前在什么地方看到过,这种笑容让人过目难忘,好象用一只铅笔把笑容画在脸上一样牵强。
  林洋扭过头去,问身后的男人:“你们一起的?”
  男人摇摇头,他道:“不是,他从什么地方冒出来,我在这里呆了二个小时了,连个鬼都没有,他从那里来的。”
  瘦小男人像是听到了这句话,他嘿嘿的笑了起来,他的笑声仿佛一只奇怪的鸟划过天空。林洋和男人都觉得皮肤猛然一紧。
  瘦小男人怪异的笑着,递给林洋五百块钱钞票,道:“那里都行,只要有人烟,帮忙啦,大哥。”
  林洋看着瘦小男人,沉默了一下,收下了钞票。
  老陈(为了区别瘦小男人,我们就叫带着巨大行李袋的男人为老陈)拉了拉林洋,轻轻在林洋耳边道:“师傅,让我坐后面照顾着行李袋吧,我不放心。”
  林洋点点头,他指了指瘦小男人吧:“你坐前面来。”
  出租车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行驶,仿佛游走在一个永远不会醒来的梦镜中。现在是深夜,公路上竟然连一辆汽车都没有,一辆出租车在公路上行驶着,像是一个爬虫行走在一段干枯的树干上。
  老陈忽然问道:“师傅,你是打算开车去那里啊?”
  林洋沉默了一下,道:“广山水库。”
  “真巧,我也打算去那里。”
  说完这句话,两个人好象都想到了什么,都不在说话了。车厢里又回归了寂静。

_________________
嗨~!大家好~!欢迎来到★ 梦 の 论 坛 ★玩~!
大家要加油赚取积分,人气和等级哦~!
加油~!加油~!
记得介绍朋友们来玩哦~!
avatar
星辰.森
论坛制作人员
论坛制作人员

帖子数 : 349
注册日期 : 09-10-25
年龄 : 25
地点 : No9,Jalan Cenderawasih 3, Taman Cenderawasih, 83700 Yong peng, Johor

论坛族谱
论坛家族: 独孤一族
论坛职业: 论坛上校
荣誉称号: 感谢荣誉(管理员)
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ding1110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鬼故事~

帖子 由 星辰.森 于 周三 十月 28, 2009 5:35 pm

鬼拖车  
 (一)   出租车亮着圆圆的灯,像是一个甲虫睁着一双圆圆的眼睛,在公路上快速的爬行着。   夜晚似乎不是太黑暗了,不知道是适应了黑夜,还是天上遮盖月亮的乌云变薄了,隐隐约约的,可以看到在公路两边,耸立在黑暗中的山或是树的轮廓。   瘦小男人忽然又怪笑一声,他有一个奇怪的习惯,说话之前会先轻笑一声。林洋和老陈都觉得这个笑声觉得很讨厌。   瘦小男人道:“这么干坐着真无聊啊,是不?要不要我讲几个故事给你们听。对了,你们有没有听到关于这条公路上的一些传说啊?”   林洋和老陈也觉得这漫漫长夜颇有些无聊,林洋道:“好啊,说来听听?”   瘦小男人又笑了一声,道:“那我先讲第一个传说吧!鬼拖车。”   林洋道:“我从来不相信鬼神这东西的,人要是死了变鬼,那这个世界此不是到处都是冤魂野鬼了。”   不知道为什么,林洋的这句话说的似乎有些心虚。   瘦小男人道:“不要这么说,这个世界上,还是有鬼存在的。而且很多哦。鬼还会变成人的样子,坐在你身边你都不知道呢?”   林洋和老陈都觉得身上一阵寒冷。   瘦小男人又怪异的笑了一阵子,道:“扯这些就太远了,咱继续说鬼打墙的事情。”   “以前,这附近有一个镇子,镇子上有个女人,她的儿子深夜得了重病,她就抱着儿子走了十几里的山路,来到这条公路前,希望能搭个顺风车到城市去给儿子治病。”   “她等啊,等啊。不知道为什么,那天路上车特别少……对了,那天的天气和今天特别像,夜晚也是这么黑,黑的像是没有希望一样。那天的风也是这样,又大又冷。”   “对了!”说到这里,瘦小男人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,他道:“我想起来了,那个女人站的位置……就在这条公路的前面,对了。就在前面的拐弯处。她就是在那里等汽车的。”   林洋听着瘦小男人的话,他的脸色渐渐变了,变的像是一张陈旧的纸一样苍白发黄。   车子拐了个弯,路边出现了一棵大树,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树,大树的枝叶奇怪的伸展着,在黑暗中,枝叶的轮廓仿佛无数个鬼魂在拼命的挣扎着。   看到大树,林洋忽然觉得自己的背后一阵一阵的冷意涌了上来,像是成群的小虫子一样蜂拥而上,啃噬着自己的神经。他扭过脸去,不去看那株大树。瘦小男人继续道:“那个女人就是站在大树前,在等汽车。她等了好久,都没有车,孩子的病越来越严重,她开始哭泣起来,她的声音在黑暗中蔓延着,她渐渐的绝望了。”   “正在这时,忽然来了一辆出租车,女人高兴极了,她拼命的向出租车挥着手,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出租车像疯狂了似的,冲上前去将女人撞到在地,撞到了还不算,还将车倒过去,反复碾了几次,彻底的把那个女人碾死了。”   车后座的老陈听的入了神,他忍不住问道:“出租车司机不载那个女人就算了,为什么碾死那个女人啊?司机和这个女人有仇?”   瘦小男人又怪怪的轻笑了一声,道:“这是另一个传说的故事了……”   这时,出租车突然急刹车停下,停在了那株奇怪大树的旁边。   瘦小男人指着地上:“你们看,地上还有血迹呢,这些血迹还没有干涸呢。你们看,这些血就是那个可怜的女人和孩子的血,天啊,它们还在汩汩的流动呢……”   林洋这时突然吼了起来,他怒道:“不要在说了!”   他这一声咆哮让另外两个男人都楞住了,两个人都吃惊的看着他,林洋掩饰道:“深更半夜,听这样的故事,太糁人。还是别说了。”   
(二)   车厢里沉默了,林洋又一次发动了出租车,出租车在黑暗中缓缓行驶起来。   不知道为什么,出租车开的特别的慢,林洋加了几次速,都加不上去。   车开到了一个三岔路口,林洋停住了,他有些踌躇了。   瘦小男人忽然道:“你是不是迷路了……”   林洋点了点头。   瘦小男人道:“那棵大树的地方我们还没上车前你已经走过了一趟。是不是……”   林洋又点了点头。   瘦小男人又道:“你要去广山水库,应该走第二个路口。”   林洋看着瘦小的男人,他沉吟了片刻,点了点头。开动了车。   他将车开进了第三个路口,他不相信这个男人,一点都不相信。   
(三)   车行走的很慢,慢的像是只蜗牛。   老陈忍不住了,他问道:“车子怎么这么慢?”   林洋沉默了一下,道:“不知道怎么会事,也许开一会儿就快了吧。”   鬼拖车结局   瘦小男人又道:“故事既然开始了,就要把它讲完。就像开车一样,既然上了路,就一定要走到终点。我还是把鬼拖车这个故事说完吧。”   老陈点点头,道:“对!讲完讲完,我们这么多人,还怕啥。”他递给瘦小男人一只烟:“您说!”   瘦小男人又道:“故事要会到那个出租车司机身上了,他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,把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碾死以后,就开着着上路了。可是,他发现,不知道为什么,这辆车变的慢了起来,越开越慢,越开越慢。他检查过车上的部件,车一切正常,可是,怎么会越开越慢呢?”   “司机觉得太奇怪了,他只好在公路上慢慢的开着车。开着开着,他无意中回过头,他终于明白了出租车慢的原因了。”   这时,不知道为什么,瘦小男人的声音变的女生女气起来,他似乎是在模仿一个女人的声音。   林洋忽然觉得这个男人扮女人的声音自己非常的熟悉,好象刚刚不久在在什么地方听到过一样。而这时,出租车似乎跟着男人故事的节奏,变的越来越慢了。   老陈听的入了迷,问道:“为什么慢啊?”   瘦小男人模仿女人的声音模仿的非常像,他细声细气道:“司机看到,在出租车后面,那个被他碾死的女人和小孩子正坐在车的后座的,用被碾过破碎扭曲的脸笑着,对司机说;我们终于坐上车了……”   林洋尖叫了起来,他满头大汗的尖叫了起来,汽车也嘎然停住了,停在这黑暗的公路上。   两个男人都吃惊的看着林洋,老陈递了一只烟:“师傅,只是一个故事而已,怎么会吓成这个样子。”   林洋扭过头去,他看着瘦小男人,眼神里忽然充满了暴虐,眼神像是一只残忍的毒蛇,他怒道:“没事,别他妈的胡说八道!”   瘦小男人对林洋的态度毫不在意,他又轻笑一声,道:“车怎么停了?”   林洋检查了一下车子,他道:“没有汽油了!”   老陈楞了一下,他道:“那怎么办?这深山野岭的。”   林洋用手电照了照路边,他在路边发现一个告示牌,牌子显示,往前两公里处有一个加油站。林洋从车上驾驶座旁边拿出了一个大大的汽油桶,他道:“都下车。”   老陈和瘦小男人都下了车,林洋把汽车锁好,他道:“我们一起,走路去前面加油站买点汽油回来。”  
 
传说二 鬼开车  
 (一)   三个男人点了点头,打着手电筒,沿着黑暗的公路走到了2公里外的加油站。   这是一个很小的加油站,一个窗口亮着昏黄的灯光,一个男人坐在窗口前打着瞌睡。黄黄的灯光笼罩着小小的加油站,像是一朵小小的黄花绽放在黑暗里。   看到加油站,林洋忽然楞住了,这个加油站不久前他来过。   他绕了一个圈子,又回到了这里。   这条路不是通往广山水库的,这条路是刚才他过来时走的路,他走错岔路口了。   
(二)   男人们在加油站买完汽油以后,他们沿着路又走了回去。   刚才那个故事的KB和林洋的愤怒使几个男人都失去了说话的兴趣,大家沉默在黑暗的公路中走着。   沉默使这段公路变得特别的漫长。如同蝉声使夏日变的更加炎热一样。   三个男人走到一个巨大的石头前,不约而同的站住了。   这里是刚才汽车没有汽油时,他们将车停下,下车去卖汽油的地方。   可是现在这个地方空空如也,出租车已经不知道那里去了。   林洋急了,道:“车呢?我的车呢?”   老陈吸了一口冷气:“难道有人把汽车偷走了?”   “不会吧,这荒山野岭,怎么会有人偷出租车。”   林洋拿起了手电筒,在地上映了映,他看到道路上,有一个串车轮的痕迹,向他们刚才路过岔口方向开去。他道:“地上有车轮的印子,是有人开走了,有人把汽车又开回去了。”   林洋看着其他两个人,他是真的急了,急的满头大汗,他道:“追!快追!一定要把出租车追回来!”   
(三)   几个男人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,追着车轮印着向前跑去。   林洋急了,他是真急了,他一边跑一边骂着。   男人们追到刚才路过的岔路口,也就是长着奇怪大树的岔路口时,他们看到出租车安静的停在那株大树下,像是一个在树下耐心等待什么的女人。   林洋冲上去检查了一遍汽车,他楞住了,他又感觉到有寒气在身体里涌动,他扭头对两个男人道:“汽车没有被打开过。”   老陈的脸色变的很难看:“你说什么?”   “车门没有被外人撬开过的痕迹。”   “怎么可能,没有外人撬开,汽车被谁开到这里来的……”   没有人说话,黑夜神秘莫测的笼罩住了三个人,安静的仿佛是一个怪异的梦境。   
(四)   车又一次开动了,这次开的非常的快,车子开到岔路口,林洋又楞住了。刚才他记得是三岔路口,怎么现在变成了四个?   已经迷路了两次,那么这次走那个路口?   林洋犹豫起来,他忽然有种感觉,不管自己选择走那个路口,都是错的。   也许永远都走不到广山水库去了。   怎么会这样,刚才自己不是去过广山水库了一趟了吗?   刚才好象没有没有走错路口。   那这次该走那一个路口呢?   林洋觉得自己做不了这样的选择。
(五)   瘦小男人伸出手,指了指一个路口,就是刚才男人说的第二个路口。   林洋看了他一眼,不知道为什么,他觉得这个男人指路的姿势很讨厌。   他把车开到第四个路口上去了。   瘦小男人见到林洋没有采纳他的意见,他又嘿嘿的笑了一下。  
(六)   车子安静的在公路上行驶着,车里面的三个男人都想着心事,没有人说话。老陈忽然道:“我的行李袋的拉链怎么开了?你们谁动过我的行李袋。”   林洋听到他的声音因为害怕而颤抖起来,像是冬日寒风里的树枝一样颤抖着。。林洋冷冷道:“我们一直都在一起,行李袋也一直在你身边,我们要是动你的行李袋你一定可以看到的。怎么了?你丢东西了?”   瘦小男人意义不明的嘿嘿轻笑了一声。   老陈沉默了一会儿,他的声音颤抖的更厉害:“没有丢东西……我也知道……你们不可能动我的行李袋……”   他这时,几乎因为恐惧害怕的连话都说不出来:“所……所以……我才害怕……”   老陈又道:“而且……刚才,没有人进这辆车,这辆车却开回到了岔路口,你……你们不觉得奇怪吗……外人没进来……究竟是谁将车从我们下车的地方开到了岔路口……”   “你……没打开,他没打开,我也没打开,旅行袋的拉链是谁打开的呢?”   老陈的话语因为恐惧而变的结结巴巴,一段完成的话语被切成一段一段,如同贴在墙上的干涸泥巴,一块一块向下掉着。   车厢里又沉默了起来,恐惧像是一块透明的琥珀包围了三个男人,像是凝固住了三个虫子。   过了片刻,瘦小男人的声音像是一个锤子一样打碎了这块宁静又恐惧的琥珀。瘦小男人嘿嘿笑了两声,道:“看来这个氛围比较适合讲公路上的第二个传说,第二个传说的名字叫——鬼开车。”  
 (七)   不知道为什么,林洋和老陈都没有反对男人讲第二个故事,可能是车内这种宁静的气氛太让人难受了,大家需要有人能打破这样的宁静。   瘦小男人道:“鬼开车的故事很简单。以前,有一个结了婚的男人,这个男人很有钱, 准确说是他老婆很有钱,有一天,他老婆发现自己家里的保险箱被人打开了,里面的100万不见了。”   林洋和老陈都不在说话,他们静静的听着。瘦小男人又道:“他老婆是个聪明人,发现钱不见了之后,就找人开始调查——她没有问过自己丈夫这些钱那里去了,因为她知道丈夫给她准备的答案肯定是谎言。”   “调查的结果出来了,老婆发现了这个男人很多秘密,那是有钱人常干的事情,通常和一些年轻漂亮的女人有关。于是,一天晚上,男人在老婆的茶里放了半包老鼠药。”   这时,林洋忽然插了一句,他道:“那100万那里去了?”而老陈的脸色却在瞬间变的苍白起来。   瘦小男人嘿嘿轻笑了一声,道:“这100万和我们的故事没有关系……我也不知道去了那里。”   瘦小男人又道:“老婆死了以后,这个男人必须把尸体解决掉,于是他想起了他居住城市郊区的一个水库。如果把尸体绑上石头沉入水库里,那么这个尸体永远都不会浮上来,也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尸体在那里。”   瘦小男人说到这里的时候,沉默了一下,林洋和老陈都没有说话,黑暗中,也看不清楚他们的脸色。   “男人将自己的老婆的尸体装进了一个大大的旅行袋里,那个旅行袋很大,大的不得了。总之,他带着大大的旅行袋放在汽车的后排座上,在当天晚上开着车向水库出发。那天路上发生了一些很正常的事情,我们略过不提,只说重点……”   瘦小男人又沉默了一下,这时,老陈的呼吸变的急促起来,像是被人抓住了心脏一样。   瘦小男人又道:“总之,男人的车开在半路的时候,没有汽油了。没办法,男人只好下了车,走路去几公里外的加油站来卖些汽油。当他卖完汽油回来,却发现,车子不见了,不知道被什么人开走了……”   车厢里一片沉默,对瘦小男人的故事没有任何反应。公路两边,黑暗中山的轮廓像一张张绝望的脸一样飞快在车窗前掠过。   瘦小男人继续道:“这个男人就开始追,拼命沿着车轮的痕迹追,他追了一段路以后。还是找不到。就在他绝望的时候,他忽然听到身后有一辆汽车在他身边停住,他听到开车的人说:“你到那里去了,我找你半天了,快上车一起走吧。’”   “他扭过头去,看到她老婆满脸鲜血的坐在驾驶室里,冲着他温柔的笑着。而后排座上旅行袋,本来拉的很紧的拉链已经被打开了。他终于明白了,在他去买汽油的时候,是他老婆从旅行袋里爬了出来,把车开走了。”   这时,车厢里一片寂静,寂静的好象车厢里面三个男人都不存在一样。瘦小男人又嘿嘿怪笑一声,轻轻道:“听了这个故事,你们也应该明白是谁把我们的车开走的吧……”   老陈尖叫了起来,他像是一只咽喉即将被割断的公鸡一样大声尖叫了起来。

_________________
嗨~!大家好~!欢迎来到★ 梦 の 论 坛 ★玩~!
大家要加油赚取积分,人气和等级哦~!
加油~!加油~!
记得介绍朋友们来玩哦~!
avatar
星辰.森
论坛制作人员
论坛制作人员

帖子数 : 349
注册日期 : 09-10-25
年龄 : 25
地点 : No9,Jalan Cenderawasih 3, Taman Cenderawasih, 83700 Yong peng, Johor

论坛族谱
论坛家族: 独孤一族
论坛职业: 论坛上校
荣誉称号: 感谢荣誉(管理员)
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ding1110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鬼故事~

帖子 由 星辰.森 于 周三 十月 28, 2009 5:35 pm

有人——没人  
 (一)   老陈的尖叫声让林洋猛一紧张,汽车在公路上打了个滑。幸亏半夜时分没,公路上一辆汽车都没有。   
老陈在后面用袖子擦着汗,他一脸的惊恐,勉强的笑了笑:“太吓人了,你的故事实在是太吓人了……”   
林洋扭过头来,他看了老陈一眼,他的眼神说不出来的怪异。然后又扭过头去,看着瘦小男人,冷冷道:“你的故事是从那里听来的?”   男人轻笑一声:“夜里坐车听来的呢?经常在这条路开车的司机,都知道这样的故事。这样的故事好多啊,有兴趣的话,今天晚上我可以都说给你们听呢?”   林洋怪异的笑了一下,与其说笑,不如说是他的右脸肌肉怪异的抽搐了一下,他淡淡道:“好啊……把你所有的故事都说出来听听吧,反正也无聊。谢谢你了。”   
他说感谢的时候,语气里却充满了寒气,仿佛说这话的时候嘴里塞满了冰块。   
瘦小男人扭头看了看窗外,前面又出现了灯光,是加油站的灯光,他忽然道:“我们好象又走错路了,这条路是到不了广山水库的。”   
林洋的脸又一次抽搐了一下,他轻轻骂道:“妈的!”   
林洋将汽车掉了个头,向刚才过来的岔口走去,老陈不知道为什么,又是一头大汗,他用手擦去了额头上汗,道:“今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,老是走错岔路。”   瘦小男人道:“在这条路上,走错岔路口也有一个传说。那个传说的名字叫绝路。”   
林洋楞了一下:“绝路?”   瘦小男人怪笑一声:“不过,我现在还不想讲绝路,我像讲另外一个传说,传说的名字叫有人没人……”   林洋冷冷哼了一下,道:“随便你!”   

(二)   车又一次的开到了岔路口,林洋面对着四个路口,又不知道该选择那一个路口,他沉默了一下,看了看瘦小男人。   瘦小男人伸出手,指了指一个路口,他指的仍然是第二个路口。   林洋沉吟了一下,把车开进了第二个个路口。   他已经没有选择了。  
 (三)   车子再次的行驶在黑暗中,瘦小男人怪笑了一声,他清了一下嗓子,道:“现在开始讲第三个传说,传说的名字叫做有人没人。”   车子里一片寂静,刚才很活跃的老陈一句话都不说,在后面默默的抽着烟。   男人又道:“这个是一个关于出租车司机的传说,从前,有一个出租车司机,有一个非常漂亮的老婆。有一天,这个出租车司机发现,自己老婆在外面有了别的男人。”   “出租车司机无法忍受这样的事情,有一天晚上,他和那个老板一样杀死了自己的老婆,当然,老板是用砒霜,而出租车司机用的却是扳手。他打死了老婆以后,也想起了郊区的水库,于是开车把老婆运到水库,绑上石头扔在了水里。”   林洋这是冷哼了一声,老陈觉得他的哼出来的声音冷的像一个冰锥。林样道:“继续讲!”他的声音里没有一点感情。   
瘦小男人又道:“司机把老婆的尸体很顺利的扔在了水里。但是回来的时候,他发现了一件奇怪事情。出租车里除了自己没有别人,可是车上的显示灯总是显示有人状态。司机调整了几次,都是调整不过来。他索性不管这个灯了,直接开着车上路。”   
听到这里,老陈的眼睛亮了一下,他看了看林洋,发现林洋也在看着他,脸上虽然没有表情,但是眼睛里却有些什么东西。   瘦小男人又道:“司机上了路,那已经是半夜了,那天的夜,就像今天一样黑。路上很安静,没有一辆车。可是,司机却总是隐约听到有女人的哭声在自己的耳边回响。那哭声很熟悉,那是自己老婆的声音。”   
“不知道为什么,那个哭声虽然小,但是很清晰。而且不管司机是捂耳朵还是开音乐,都无法遮盖掉那个哭声。在安静的黑夜里,公路上没有一个人,这个哭声像绳子一样缠绕着自己,司机觉得越来越烦躁,他觉得自己就要被这个哭声搞疯了……”   “不料,这时,哭声突然大了起来,越来越大。司机也听到,哭声从自己的正前方传来,他看到,在自己正前方的一株大树下,自己的老婆正站在那里,一边哭泣,一边向自己招手。”   
“司机尖叫起来,他已经疯狂了,他开着车冲了上去,将自己的老婆撞到在地上,然后又来回倒了几次车,将自己老婆彻底的碾死,让她永远消失掉。”   “当司机从疯狂状态中清醒时,他才发现,自己碾死的不是自己的老婆。而是一个陌生女人,这个女人还抱着一个孩子。司机也许觉得有点后悔,也许没有觉得后悔,不过都没有用了,因为事情已经发生了。”   “司机就将陌生女人和孩子的尸体放在车后行李厢里,开着车,在一次的向广山水库进发。他打算竟这两句尸体再次的扔进广山水库里去。”   说完这个,瘦小男人不在说话了。半晌,老陈才问道:“这个司机是不是鬼拖车里面的那个司机?”   瘦小男人点了点头,他微微的笑了:“是……”   老陈不说话了,他看了看林洋,林洋仍然面无表情,他突然把车停住,淡淡道:“广山水库到了……”

_________________
嗨~!大家好~!欢迎来到★ 梦 の 论 坛 ★玩~!
大家要加油赚取积分,人气和等级哦~!
加油~!加油~!
记得介绍朋友们来玩哦~!
avatar
星辰.森
论坛制作人员
论坛制作人员

帖子数 : 349
注册日期 : 09-10-25
年龄 : 25
地点 : No9,Jalan Cenderawasih 3, Taman Cenderawasih, 83700 Yong peng, Johor

论坛族谱
论坛家族: 独孤一族
论坛职业: 论坛上校
荣誉称号: 感谢荣誉(管理员)
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ding1110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鬼故事~

帖子 由 星辰.森 于 周三 十月 28, 2009 5:36 pm

绝路   
(一)   三个男人都下了车,林洋看了看老陈,又看了看瘦小男人,忽然对老陈道:“鬼开车里的那个有钱人是你吧?”   老陈楞了片刻,他点点头,也问道:“鬼拖车和有人没人这两个传说是你做的?”   林洋点点头,将口中的烟抽完,在地上摁灭:“咱兄弟都杀人了,你走运我也走运,你倒霉我也倒霉,咱兄弟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。”   老陈点了点头:“没错!”   林洋转过身子,他看着广山水库,好大一片水,在黑暗中泛着微微白光,仿佛一面巨大的镜子镶嵌在地面上,映照着天空。   林洋又看了看瘦小男人,从腰里拿出一只匕首,放在瘦小男人的喉咙上,道:“问题是,这个王八蛋怎么会知道我们两个今天晚上做过的事情?说,你怎么知道的?”   瘦小男人嘿嘿的笑了起来,他道:“我是怎么知道你们两个做过的事情,这是第四个传说,绝路中的事情了。”   林洋冷笑道:“你他妈的还挺有胆气,居然不害怕,我也不为难你。兄弟,来,在这家伙的腿上捆上两个大石头。”   老陈走了过来,在瘦小男人的两条腿上分别捆上了两个巨大的石头。林洋道:“你他妈的自己跳下去吧。”   夜风吹来,黑夜里一片寂静,瘦小男人豪不在意的嘿嘿的笑着,林洋忽然觉得他的笑容很熟悉,像是在那里见到过。   他很快就想起了这个笑容在那里见到过了,那是树的轮廓,他将等车的母子撞死的那株大树枝叶的轮廓,哪个轮廓特别像一个诡异的笑容,就是这个男人的笑容。   男人淡淡道:“还有一个传说你们不听了吗?绝路的传说,你们听我说完好吗?很短的。”   林洋和老陈对视了一眼,他们轻轻点了点头。   
(二)   瘦小男人的声音像是只小小的蚂蚁在黑暗中爬行着,他道:“每条公路上都会发生很多事故,常常会有人因为意外而枉死。枉死者的鬼魂总是在没有月亮的夜里在公路上飘荡,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形状,有些是女人,有些是男人。”   瘦小男人伸出手,轻轻指了指林洋,他道:“有些鬼魂可能长的像你,有些可能长的像我,总之他们都是在夜里在公路上飘荡。”   他的话让林洋和老陈都觉得那种寒冷的感觉又一次涌了上来,两人对望一眼,林洋冷冷道:“少他妈装神弄鬼了……”   瘦小男人笑了笑,道:“在这条公路上,有一个三岔路口,三岔路口有一株大树,很大的树,如果你白天来的话,会发现这株大树是根本不存在的,大树旁边有一个路口,那是第二个路口。如果你白天路过这里的话,你会发现,这个第二个路口同样是不存在的……”   他的声音像是一根细细的铁丝插入了林洋和老陈的心脏,从两个人的血管分散开来,充溢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去了。   瘦小男人道:“每当没有月亮的夜里,枉死的鬼魂就会变成搭车人在路边搭车,它们只搭那些有过孽债人开的车,当鬼魂上车之后,开车的人就会迷路,而鬼魂就会将开车的人引到第二个路口上去。你知道为什么要将人引到第二个路口上去吗?”   老陈和林洋都摇了摇头,瘦小男人嘎嘎的笑了起来,道:“因为第二个路口是一条绝路。”   说完,男人忽然纵身跳到水库里去了,老陈和林洋也冲到水库边,他们看到男人的身体像是一个落叶一样向水库里坠落,男人的声音也远远传来:“你们应该已经明白了,为什么我知道你们每个人做过的事情了吧。哈哈哈,因为你们现在已经在绝路上了……”   一瞬间,老陈和林洋都觉得,这个世界变成了冰天雪地,除了寒冷之外,没有任何东西。

_________________
嗨~!大家好~!欢迎来到★ 梦 の 论 坛 ★玩~!
大家要加油赚取积分,人气和等级哦~!
加油~!加油~!
记得介绍朋友们来玩哦~!
avatar
星辰.森
论坛制作人员
论坛制作人员

帖子数 : 349
注册日期 : 09-10-25
年龄 : 25
地点 : No9,Jalan Cenderawasih 3, Taman Cenderawasih, 83700 Yong peng, Johor

论坛族谱
论坛家族: 独孤一族
论坛职业: 论坛上校
荣誉称号: 感谢荣誉(管理员)
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ding1110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鬼故事~

帖子 由 星辰.森 于 周三 十月 28, 2009 5:37 pm

公路传说
  (一)
  老陈和林洋看着瘦小男人掉入了水库里,可是奇怪的是,水库的水仍然是平静如镜,没有激起一点水花。而且,也没有落水时的声音传来。
  老陈的脸色又变了,他道:“怎么会没有落水的声音……难道这个男人真的是鬼?”
  林洋的脸又抽动了一下,他冷冷道:“我看是装神弄鬼罢了。不要管他了,这么高丢下去,他死定了。”
  林洋扭过头去,他轻轻拍了拍老陈的肩膀:“该敢正经事情了!”
  两个人把旅行袋和行李厢的尸体都丢人水库。老陈给了林洋一只烟:“兄弟,来一根。”
  林洋点点头,老陈又道:“咱们晚上能碰一起,是缘分啊。对了,兄弟,你杂把老婆杀了呢?”
  林洋冷冷道:“跟别的男人乱搞,妈的。我忍不了这口气,下一步就是那个奸夫,老子一定把他找出来,连他一起做了。”
  老陈听了林洋这句话,楞了片刻。林洋又道:“你那100万到那里去了啊?”
  老陈听了林洋的话,有些尴尬,他道:“那里有100万,不要听那家伙乱说。我是纯粹两口子生气。”
  林洋嘿嘿笑了笑:“得了吧你,生气能用砒霜?是不是被那个小妞给拿走了?”
  老陈沉默一下,点点头:“一定能找回来的。”
(二)
  老陈和林洋上了车,在黑暗的公路上行驶。汽车渐渐的靠近那个岔路口了,远远的可以看到岔路口那株怪异的大树了。
  林洋嘴里叼着烟,烟头在黑暗中明明灭灭。忽然道:“那王八蛋说我们走的是绝路,我们他妈不是从什么狗屁绝路上走出来了吗?往前就是通往市里的大道。什么绝路,吓唬谁?”
  老陈道:“那是!”他忽然道:“兄弟,你停一下车,我这里有罐咖啡,你提一下神。我看你有点困了。”
  林洋道:“恩,是有点。这大半夜忙的。”他接过咖啡,一口气喝了下起,刚抹了一下嘴巴,捂住肚子叫了起来:“你……”
  老陈嘿嘿的笑了一下,林洋忽然觉得他的笑容竟然和瘦小男人一样,老陈轻轻道:“咖啡里有砒霜!我想起在那里见过你了,我看到过你和小珠走在一起。你是小珠的老公是吧!100万是在你手上吧!兄弟,为了防止你做了我,我只好先下手为强了,多有得罪了啊。”
  林洋的脸痛苦的扭曲起来,他想起瘦小男人的话:“你们已经在绝路上了……”他想说话,可是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人扼住一样,他拼命挣扎了半天,才喃喃道:“我……我老婆……不……不叫小珠……”
  老陈楞住了,他呆呆的站在那里。他有些想起来了,他似乎见过小珠的老公,小珠的老公又瘦又高,长的也比较帅,不是林洋……根本不是林洋。那个男人和林洋根本就是两个人完全不同的人。
  为什么自己会觉得林洋就是小珠的老公呢……老陈站在马路上,感觉大脑已经凝固了,变成一团粘乎乎稠乎乎的果冻……
  (三)
  老陈在大树下等汽车,地上似乎还有暗红的血迹,那应该是林洋碾死母子的血,不过,这和老陈没有关系,人是林洋害死的。
  现在的林洋,正安静的躺在出租车里,他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。
  他死了之后,该死的出租车不知道为什么也抛锚了,无法在开了。
  老陈在树下来回的转着,他心里很着急,也很害怕。
  黑夜和恐惧混成一体,将他浸泡了起来,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泡在酒精中的一个标本,正一点一点失去生命的质感。
  像到这里,他开始着急起来,他在黑暗的公路上拼命张望着,想找到光芒,哪怕只有一似一点的光线也好。
  那将是他在这个黑暗海洋中唯一可以抓住的稻草。
  终于,有车来了,一个辆车,两个车灯,带着无比温暖的光芒开了过来。
  老陈激动了起来,他觉得,他终于可以摆脱这个噩梦般的夜晚了,他跑到马路中间,拼命的挥着手。
  汽车中的人好象看到了他,车速慢了下来。
  老陈心里充满了喜悦,他迎了上去,面对着那温暖的光芒。
  忽然,他觉得那团光芒是如此的熟悉。
  不料,汽车这时却疯狂的冲了过来,一把将他撞到在地,车子接着倒过来,又从老陈身体上碾了过去。
  汽车反复来回的老陈的身体上碾压着,老陈似乎清楚的听到自己身上骨头被碾碎和肌肉被积压而发出的‘劈啪’声,他忽然觉得眼前的世界越来越黑,迷茫中,他看到了那株怪异的大树。那棵大树像是一个男人诡异的笑容。男人的声音若有若无的传来:“你们现在已经在绝路上了……”
  (四)
  车停了,老陈的尸体已经被碾压的不成样子。
  从车上下来了一对年轻男女,年轻男人站住了,冷冷的看着老陈。
  女孩子有着蛇一样的腰,水波流转的桃花眼,高高尖尖的颧骨上挂着一抹腮红,她的眉头皱了起来:“是他!就是他!我没看错!”
  男人冷哼一声:“一夜夫妻百日恩,你心疼了!”
  女孩子怒道:“你这王八蛋,还敢说!我告诉过你不要拿他的100万,想不到他竟然在这里堵我们。居然又把人撞死了。现在可怎么办啊?”
  年轻男人看了看四周:“没关系,我记得这附近有一个广山水库。把他的尸体扔到里面去,连个鬼都不会知道。我们现在就过去。”
  男人和女孩子将老陈的尸体放入汽车后面的行李厢,他们关上行李厢,坐上车,刚发动了车。
  忽然,一个影子出现在车前,挡住车灯的光芒。那是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。
  男人和女孩子都吓了一跳,男人的眉头皱了起来:“混蛋你找死啊!”
  瘦小男人怪异的嘿嘿微笑着,他的声音像是一只怪异的鸟飞过天空,他的笑容像是用铅笔画上去的一样牵强,他轻轻道:“我想搭车……可我不会白搭车,我会给你们讲一些传说,公路上的传说,很好听的哦。”

_________________
嗨~!大家好~!欢迎来到★ 梦 の 论 坛 ★玩~!
大家要加油赚取积分,人气和等级哦~!
加油~!加油~!
记得介绍朋友们来玩哦~!
avatar
星辰.森
论坛制作人员
论坛制作人员

帖子数 : 349
注册日期 : 09-10-25
年龄 : 25
地点 : No9,Jalan Cenderawasih 3, Taman Cenderawasih, 83700 Yong peng, Johor

论坛族谱
论坛家族: 独孤一族
论坛职业: 论坛上校
荣誉称号: 感谢荣誉(管理员)
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ding1110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鬼故事~

帖子 由 星辰.森 于 周三 十月 28, 2009 5:39 pm

鬼故事——猫

很不幸,没考上离家近的那所高中,有点难过,但很快,我被忙碌的生活所包围,逐渐开朗起来……
家人为了我上学方便,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。刚好,一个同学也是我很要好的朋友和我住在同一个小区,所以我们也是经常一起回家。
她是在这所学校念了初中的,所以对学校和小区都很熟悉。那天,我们正走在回家的路上,突然,黑夜中窜出一个白色的影子,我被吓了一跳,朋友倒是显得很平常了,对我说:“这是野猫,不用怕,院里多的是!”我从小就对小动物很好奇,在惨淡的月光和漆黑的夜色笼罩下,这个白的没有一丝杂色的小东西显得那么美……我忍不住靠近它……
它身上的毛真的找不到除了白色以外的杂色了……我被它深深的吸引了……在我刚要伸出手抚摸它一下的时候,它突然回过头……“啊!”我叫出了声……“它的眼睛……眼睛……不是一个颜色的!”我吓得坐在了地上……朋友倒是嘲笑我:“有什么怕的!眼睛不是同一个颜色的猫多的是!看你吓的!”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努力微笑了一下……
后来,我逐渐喜欢那只猫了。有时候我如果有火腿肠会给它一些,我不知道它的想法……
我是学校的驻校小记者,有时候总是应该弄一些有趣的新闻。这天是周末,我拿着照相机下楼去,打算给那只猫照几张特写。
它还是在那修房子剩下的木材堆里卧着吧……我兴奋地跑去。当我走过最后一个转角,我看到有一群小孩子拿着木棒对猫比划着……终于,一个胆大的孩子用力打在猫身上……猫“喵!”的惨叫了一声,引来孩子们一阵笑。我发疯似地跑过去推着那些孩子,一边喊着:“滚!你们怎么可以这样!滚!”终于,孩子们被我赶走了……我想要过去抚摸那只猫,却发现猫早已走了……
好一阵没看到猫了,我想,它可能被打怕了吧……应该不会回来了……
这天放学后,朋友没有和我一起走,她家里有喜事,放学就去参加宴会了。本来打算让家长来接我,可是,很不凑巧,爸爸今天上班,妈妈去阿姨家办事儿,今天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了!
我胆子小,恰好小区没有灯,黑漆漆的夜被月光笼罩着……我倒是害怕了……
终于快到家了……我叹了口气。突然,一个白色的影子窜了出来……我被吓了一跳,定了定神,发现这是那只猫……我笑了笑,正巧书包里还有晚餐剩的一根火腿肠,我拿出来递给它,它吃了起来,我轻轻的抚摸了它几下,说:“真可爱……你不过也真是可怜啊,也不知道你最近过的好不好……”我站起来,要往家走。猫突然站起来跑到我前面挡住了我的路……我有些生气了,本来我就很怕,还要我在这儿待多久啊!我绕过它继续向家走去。
它跟着我,剩下的火腿肠在地上安静的躺着……它以前不会跟着我的,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么反常?“可能是过的不好吧……”我这样想着。
因为家长不在家,所以就算它在我家住一晚我也不会说什么的。上楼有个熟悉的事物陪着感觉并不是那么害怕了。今天楼道里的感应灯都没有亮……
到家了,我开了门,想请它进去,可它却掉头走了……我很不解……但并没有追上去,我可是好不容易到家的!
为了不让自己害怕,我打开了电视,开得很大声。不知道为什么,平时这个时候至少也会有几个邻居打麻将,声音很吵,今天却好安静……
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,突然门外传来了异样的声音……好像……好像是什么东西在抓门!我很怕,但还是走过去在门上的猫眼看了一下,一个白色的物体,一会儿抓门,一会儿在两扇门中间跳几下……是猫!是那只猫!
我给猫开了门,它进来了,好像是个主人一样直接跳到沙发上趴下了。我关上门,无奈的笑笑,顺便看了下时间——11:35.关了电视,陪着猫在沙发上睡了……
过了不知多久,我被一阵剧烈的敲门声吵醒。好像是敲我家的门……我开了灯,想,应该是妈妈回来了吧……顺便又看了下时间——11:58.
突然,猫冲到我前面死死地挡住我,我轻轻的踢了它一下说:“别闹了,我妈妈回来了!”它并不理睬我的话,依然死死的挡着……
我跨过它,它却再一次冲到我面前狠狠的撞了我一下……我直接倒了下去……头昏昏的……此时,我听到了午夜十二点的钟声……
第二天醒来,猫还在我身边,我想起昨天的事……对了……妈妈!妈妈还在外面呢!我赶快爬起来……突然,一个念头在脑海中掠过……妈妈是带了钥匙的啊!那昨晚……是谁?……
早上去上学,猫是和我一起出门的,刚一到楼下就跑没影了……
在上学的路上,两个老人在谈话——
“嘿!你听没听说昨天的事啊!”
“什么事啊?”
“有个人……死了!”
“啊?怎么死的?”
“好像是被吓死的!毕竟……昨天是鬼节么!”
“啊?真的会有鬼啊!”
“谁知道呢!”
还没等她们说完,我早已经冷汗满身了……
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看到过那只猫了……

_________________
嗨~!大家好~!欢迎来到★ 梦 の 论 坛 ★玩~!
大家要加油赚取积分,人气和等级哦~!
加油~!加油~!
记得介绍朋友们来玩哦~!
avatar
星辰.森
论坛制作人员
论坛制作人员

帖子数 : 349
注册日期 : 09-10-25
年龄 : 25
地点 : No9,Jalan Cenderawasih 3, Taman Cenderawasih, 83700 Yong peng, Johor

论坛族谱
论坛家族: 独孤一族
论坛职业: 论坛上校
荣誉称号: 感谢荣誉(管理员)
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ding1110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鬼故事~

帖子 由 星辰.森 于 周三 十月 28, 2009 5:40 pm

真人真事。。。
真人真事
最近发生的真实事情。就在2007年6月12日晚上至6月13日凌晨。首先说明一下,我是铁路行李邮包快运公司的监控装卸管理员。在站台上负责监控列车的装卸作业,防止危险品上车和列车超载。我们公司有3趟高速列车,专门负责运输物流和邮政的来往运输。公司白天只有一个班,因为白天业务实在太少。而晚上则有三个班,做通宵。每个班7人,每个班轮流做一个晚上。就是说今晚我们班上班后,就过两天后,第三天下午再上班。而且每个晚班,班里面7个人,除班长之外,每次都有两个做留守,留守的意思就是第二天把车送走之后才可以下班。而不留守的同事在凌晨车辆开始第二次卸车,就可以离开了。而且留守的人,必需在下半夜约3到4点,到铁路上等我们公司的快运列车到站后,抄每节车厢号码和该车厢两侧车门的施封锁号码。无论刮风下雨,都必需要在列车入停车线之后,进入站台之前把施封锁抄完。否则列车从停车线进入站台,装卸工一剪施封锁开始装卸,就抄不了施封锁号码了。这样会被上级处分的。6月12日晚上班,轮到我和班里一位老师傅值班,老师傅是几十年的老铁路了。见得事情比较多。那天晚上,我们像往常一样,做完装车业务之后,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。我们照常回到办公室,把装车作业单填写好之后,交班长审核。很快审核完毕,我们都去休息了。到3点多的时侯,对讲机通知列车进入停车线,我和老师傅于是带上对讲机,电筒和施封锁号单离开办公室,进入铁路线准备抄施封锁号。列车慢慢地进入停车线,停下后,车头脱开钩,开去检测站检测了。我和老师傅于是就像以往一样,我打电筒照车厢号和其施封号并报读号码,师傅抄写。我们公司的快运列车共有20个车厢,每个车厢两侧都有两个门,即一个车厢一共有4个门。当时我们在铁路线上,右侧是我们公司的列车,左侧的铁路也有一趟小行李包裹的车皮停在线上。这样,在两趟车中间的路就显得很黑了。只能靠横夸铁路线的有几十米高的照明大灯架上的几盏灯光照下拉。但我们所在的地方,灯光也只能照到一部分。我们用的电筒是充电型电筒,但晚上忘记插电,所以电没有多少,只能是照施封号的时侯才开,抄完就关,摸黑走到另外一个门。老师傅走在前面,我在后面跟着。每个车厢长27米。我们正在抄其中一个车厢的时侯,我突然看到,从我们这个车厢往前数第二个车厢,也就是前面约30米左右,有个黑色的人影在钻我们这趟列车的车底。因为怕有人破坏铁路安全或盗窃火车上的货物,所以我们发现的话,是有责任报告的。我马上问老师傅看到了吗?老师傅说看到了。我说要不要通过对讲机叫巡查员来?老师傅说先不要管,因为我们也管不来,再说车要进站台了,先抄完施封号吧。我说要不要先看看,如果是破坏我们的车的话,那就麻烦啦,到时不能按时下班。老师傅说那么远,赶过去也跑了,通过对讲机告诉调度吧。于是我通过对讲机跟调度室说了,调度室说已经有人去巡查了。我们继续抄施封号。但刚抄完一节车厢,我们又发现前面约10多米的地方,有个像人一样的黑影在钻我们列车车底。这次我们看得清楚,黑影是从旁边小行李包裹车皮的底下钻出来,再钻我们的车底。而且这次我们还看清楚的是,黑影从小行李包裹车皮出来,到钻我们车底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而且动作很快,比人还快。本来铁路之间的路,铺满了石头,长满杂草,有的地方还放着生锈的铁轨。但是这个黑影如此迅速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我们这下按不住了,老师傅说马上过去看看吧,通知调度。于是我们赶过去,在黑影钻车底的地方,用不大亮的手电照了一次,但是什么也没发现。奇怪啦,我跟老师傅商量是不是再催调度室派人来,老师傅说算了,既然没出什么事,就继续做我们的事吧。而且刚才已经通知调度室了,调度室应该派人来了。这些事情我们报告了,调度室不会不重视的。于是我们继续工作。抄完了我们查看的车厢,再往前抄下一个车厢的时侯,我偶然回头,突然发现,就在刚才的车厢底下,有个黑影钻出来!这次离我们不远,大约7、8米。也是无声无息的!我大喊一声:是谁?!并把电筒照过去,但是昏暗的电筒光下,什么也没照到。我们回头再仔细查看了一次,并且再检查施封锁,施封锁完好无缺。老师傅说算了,不要管了。赶快干完活回去吧。我心想奇怪怎么老师傅变得那么油条了。就在这时侯,我又发现前面20米又有个黑影钻车底,我问老师傅看到没有,老师傅边低头向前走边迅速摆了摆手,意思叫我不要管。而且看起来老师傅的神情很紧张,我就没有作声了。抄完所有车厢一侧施封号和车号后,再抄另外一侧。这次再也没看到什么。完成工作后,天还没亮,大约是4点多。这时有一个铁路巡查员过来,刚好跟师傅是认识的。他们聊天的时侯,我把刚才的事情说了。巡查员说他原来在另外一条线巡查,接到刚才调度室报告,就和铁路警察过来了。他们分开巡查,没发现什么可疑的情况。我说:但刚才我们确实发现了有可疑的人,不过没看清,是个黑色影子。而且钻车底和走动的时侯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巡查员还没有说话,老师傅忙解释说年轻人晚上没睡够 ,眼花。一边还暗中推我一下。但是巡查员说:你们说的我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见多啦。其实最可怕的不是你们说的那些,是偷车贼。他们撬剪车厢施封锁,都带着工具和武器的。被他们来一下可能真的命都丢了。既然列车安全,就没事啦。年轻人,今晚的事情别随便乱说出去啊,影响不好。
后来我们回到办公室,老师傅私下对我说:其实我们当时看到的不是人。因为在铁路上,人无论怎么走路都会有声音的。而且那个黑影动作那么快,没有声音,是“那些东西”。刚才那个巡查员,以前是老师傅多年的同事,他也经常见。因为铁路线上,出人命的事情经常会发生。那些死在铁路线上的,如果没人来做法事的话,经常会流连于铁路线上。有些还是经过的列车带过来的,有些是沿线一直自己来的。来了又走了,来来去去都在铁路线上。除非是有做法事或者刚好有引导或者它们自己能找到路回家,否则很少会离开铁路线。特别是它们出事的那条线。别说凌晨抄施封号,就是晚上,有时侯老师傅在站台上向铁路线外望去,也见到那些东西。无声无息地一团影子飘过。老师傅还说,他们这些老铁路见多了不奇怪了。所以他们不用怕。上了铁路线,只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。这么多年也没见那些东西对他有什么影响。但我见了,证明我时运低,去庙里拜拜,上个香,再找师傅弄个符或者挂饰开光戴着就没事了。
后来回家跟妈妈说了,第二天休息,妈妈带我去拜神上香,又弄了一个平安符和一串开光的链子戴着,晚上再上班就没再看到过那些东西了。
后来听铁路工作的老前辈私下说,无人看管铁路道口最多那些东西。因为那里出事最高。不过它们不是老在生前出事故而死去的道口上,它们会沿线流连,有时还会上经过的列车,但很少会离开出事的线路。而且还听说,以前在货运场工作的一位前辈,有一次看见刚开出离站的货车上,有个人影。他马上报告,结果停车检查,什么也没发现。后来才知道是那些东西上车了。所以在此奉劝大家一句:过马路要小心。过铁路也要小心。一慢二站三通过。通过前不要怕麻烦,两边再看一看。特别是晚上,火车经过的时侯,如果是火车头在前拉着火车厢,就叫拉车。如果是火车头推着列车厢倒车经过,叫放车。拉车的时侯,由于火车头在前,还会看到火车头灯光和听到汽笛声音。如果是放车,夜晚,黑乎乎的车厢在黑暗中无声无息地经过,也没有灯光和汽笛响,很容易就出事故的。请大家小心,平安是福。最后祝大家一生平安。看贴回贴的更加平安。。。。

_________________
嗨~!大家好~!欢迎来到★ 梦 の 论 坛 ★玩~!
大家要加油赚取积分,人气和等级哦~!
加油~!加油~!
记得介绍朋友们来玩哦~!
avatar
星辰.森
论坛制作人员
论坛制作人员

帖子数 : 349
注册日期 : 09-10-25
年龄 : 25
地点 : No9,Jalan Cenderawasih 3, Taman Cenderawasih, 83700 Yong peng, Johor

论坛族谱
论坛家族: 独孤一族
论坛职业: 论坛上校
荣誉称号: 感谢荣誉(管理员)
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ding1110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